收藏本站
[公司资质]
[联系我们]

江忠源在蓑衣渡打的太平军几乎全军覆没?一个被吹出来的神话

时间:2019-10-07 09:0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时至今日,网上有关太平天国的负面评价是越来越多了。不过,在这个一百多年前的小小国度,有一位仁兄却让人挑不出什么道德上的毛

  时至今日,网上有关太平天国的负面评价是越来越多了。不过,在这个一百多年前的小小国度,有一位仁兄却让人挑不出什么道德上的毛病。他就是南王冯云山。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而历史人物在早早博得美名后,也要趁早驾鹤西去才是。冯云山因为早死,所以来不及干坏事,也就逃过了如今针对太平天国的网络暴力。不过,冯云山身上也并非没有争议,那就是他死在了哪里?

  从湘系笔杆子留下的文字中我们得知:太平军在蓑衣渡遭到湘军鼻祖江忠源的伏击,冯云山因此中炮身亡。

  其实,冯云山的死亡地点本来不应该存在什么争议,说一千道一万,就算江忠源本人也没有人家太平天国自己人清楚吧?翻开李秀成和洪仁玕的自述,无不异口同声指出南王死在全州。但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为了真理,在湘军宣传机器的舆论攻势下,冯云山的尸身被江忠源一脚踩住,无人敢上前认领。

  毫无疑问,江忠源是湘军中的名将,但在蓑衣渡一战中,他的所谓战功就是个被吹破天的肥皂泡。我们找来清方的奏报,看一看最初的记载是怎么说的吧?

  太平军自广西金田起义,不断发展壮大,最后,小小的广西已经容不下这条蛟龙了。于是,他们打算自全州入境湖南,进而开始席卷天下之旅。蓑衣渡之战前,太平军正在围攻全州。

  话分两头,我们再说围剿太平军的清军。在广西围剿太平军时,有两大主帅向荣和乌兰泰,全州之战前后恰好一死一病,清军因此群龙无首。于是,有一个人站出来了。不过,他不是江忠源,而是满人总兵和春。和春当时刚刚被提拔为翼长,主抓全局。他召集军中将领开会,商量下一步怎么办?

  和春开口:全州只是个小城,分分钟被攻破后,长毛下一个军事目标肯定是长沙。全州也就罢了,湖南省城要是有了危险,咱们可就要在皇上那里吃不了兜着走了。

  总兵秦定三举手发言:全州挨着湘江,若是从全州坐船,到长沙没几日的水程。他在和春“还用你说”的白眼中继续补充:近日探子来报,长毛在全州外的湘江码头停了二百多号船。

  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湘军鼻祖江忠源开口了。他是湖南新宁人,新宁距离全州并不远。如今,自新宁驾车去全州,只要3个小时便可到达。比起外省的将领,他更熟悉地形。江忠源说:经过全州沿湘江向北十二里,有个地点叫作蓑衣渡,那里地势险要,江面比较狭窄,两岸都是参天古树,适合打埋伏。不过,他遗憾的说:蓑衣渡的水非常深,无法在江底打木桩,阻挡船只。他在和春“那你说个屁”的眼神中继续发言:过了蓑衣渡,沿湘江再往前走三水里,有个地方叫作水塘湾。水塘湾的江水比较浅,在那里打上桩,就算发了大水长毛也别想坐船去长沙!

  不久,太平军攻克全州,随即弃全州水陆并进沿湘江北上。却见二百多条船行驶在湘江水面,浩浩荡荡,拉风之极。船队刚刚到达蓑衣渡,只听一声炮响,蓑衣渡的西岸伏兵四起。不过,这支部队的主帅不是江鼻祖,而是和春。

  原来,江忠源与和春先后来到广西“剿匪”并结识,他们一见如故,不顾上下级也不顾民族差距成为了好朋友。江忠源早看出蓑衣渡的地形适合打埋伏,便拉了领导兼好友和春一起在这里阻击敌人。至于为何只驻扎在西岸,客观原因自然是和春是个刚刚上任的翼长,指挥不灵其他军队,人家不愿意去;主观原因嘛,江忠源的老家新宁就在蓑衣渡西岸100多里外,他不想让太平军跑到他家去玩耍。

  太平军在听到炮声之后,马上做出了反应。船队一边开炮回击,一边摆阵,只见安装大炮的战舰围成一个圈,把载着首领和老弱妇孺的船只护卫在中心。与此同时,太平军陆军迅速抢占了蓑衣渡两边的江岸,并安置好大炮,对着鼻祖与和春就是一顿猛轰。

  风紧,扯呼,幸好蓑衣渡两岸都是参天古树,鼻祖又熟悉地形,急忙拉着和春藏身大树之后。至于让太平军全军覆没?搞笑吧?要不是树林掩护,太平军一时间无法判断虚实,恐怕就是和春与鼻祖全军覆没了。

  不久,太平军探得前方三里水塘湾处被清军打下了坚固密实的木桩,无法在短时间内通过。兵贵神速,经过考虑,他们扔下部分淄重和二百艘船不要,从西岸的陆路去了湖南。

  太平军走后很久,和春与鼻祖才从西岸的大树后面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他们相视一笑。

  事后,和春向上级汇报,说是蓑衣渡一战,共歼灭敌军200人,烧毁敌船1艘。然而,以清军一向喜欢虚报战功看,只打死了两名太平军都不稀奇。

  本来,蓑衣渡之战就是个清军失败的小战役。即使按照惯例吹成了胜利,主帅和春也不好意思吹的太大。然而,江中源从此开始对一件事深信不疑,那就是正因为他江忠源守在西岸,太平军才由蓑衣渡东岸溜走的。没办法,作为鼻祖,就是这么自信。

  不久,他在给朋友刘蓉的信里吹了一个牛,说是自己在蓑衣渡鏖战两昼夜,把太平军精锐杀的片甲不留,并夺获船只三百艘。可惜只有自己一军,其他部队不配合,否则敌人可就全军覆没了。鼻祖,你这么说,可还记得蓑衣渡大树后和你并肩躲猫猫的和春吗?不过,在晚清战史上,天生就比湘军低着一等,所以和春,你作为江忠源的朋友,就乖乖张开两肋,让鼻祖插上一把老江飞刀好了。

  的确,当时的清军是一盘散沙,无法在蓑衣渡两岸同时设防,然而,从太平军在蓑衣渡迅速、冷静而强大的应对来看,即使巅峰时期的湘军埋伏在东西岸边,也是无法使敌人全军覆没的。太平军如果真的以江忠源的家乡新宁为目标向西进军,凭鼻祖与和春的几千人根本无法阻拦人家的脚步。

  两年后,江忠源在庐州守城,死在了太平军手上。鼻祖虽然死了,湘军却开始了崛起。一群湖南人在与太平天国的征战中形成了越来越紧密的利益共同体。他们一手拿刀,另一只手则拿起了笔,从舆论阵地全方位打造湘军品牌,战死庐州的江忠源自然成为他们致力推出的主打产品。于是,一大批讴歌江忠源的文章热气腾腾的出炉。在曾国藩、左宗棠、李元度等人的笔下,鼻祖在蓑衣渡歼敌千人,和春则成了破坏鼻祖战略,不肯在东岸设防,所以造成敌人漏网的罪魁祸首,之前战死全州的南王也记在了蓑衣渡江忠源的名下。

  不过,尽管从此蓑衣渡之战被吹成为了一场大捷,但真正把大捷变为神话的并不是湘军,反而是太平天国的拥趸,这话是怎么说起的呢?

  民国时期,随着反清的政治环境,太平天国成为热门,一大批史学大师都开始研究起了这个课题。

  于是,在蓑衣渡之战的90年后。著名太史学专家简又文先生特地到全州与蓑衣渡一带走访。

  将近百年的口口相传,细节上比文字还要失真。民国时期太平天国很红的,远不是如今网络上人人喊打,所以全州城和蓑衣渡都在争抢冯云山死亡地的版权,连南王死亡的具体位置和坟墓所在地都编出来了。

  困惑的简又文先生只好采取了一种折衷的说法,即南王先在全州城中了一炮,掉血50%,接着在蓑衣渡遭到伏击,又中了第二炮,血槽清空死去了。所以说,江忠源和南王之死脱不了干系。

  比起以美化湘军为目的记录太平天国史的湘系文人,太史学家除了想搞清真相,更深层次的目的是根据历史作出总结,找出太平天国灭亡的原因。

  冯云山才是太平天国真正的创立者,也是他把领导的权力拱手让给了洪秀全,这样一个如老黄牛一样扶保太平天国的英才如果不是死得那么早,应该能够调和高层之间的矛盾,压制东王杨秀清的野心,避免日后的天京内讧。

  如今,这个结论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专家质疑,不再赘述,但在民国,还是有不少学者和民众接受的。于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冯云山被抬上了一个很高的位置。水涨船高,蓑衣渡之战也就变成江忠源逆转乾坤的神话了。这是不是一粉抵十黑呢?

  最后,简又文在全州和蓑衣渡采访时,有两个令人温暖的小故事,我忍不住给大家讲一讲。

  简先生去小城全州前,早已从清方的史料中看到过太平军全州屠城的记载,又考虑“太平军”和“太平天国”这两个词汇是民国后才有的用语,边僻小城的居民恐怕不知道。为了参访方便,他粉装黑启用了清朝传下来的称谓,张口“长毛”,闭口“发贼”询问当地居民90年前的情况。谁知,他被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农当面训斥了。老农说:“什么叫作‘长毛’?什么叫作‘发逆’?不过‘成王败寇’罢了!可是人家是实行民族革命的,而且也曾开国称王,不过气运不够,打了败仗罢了,怎么能够乱骂他们啊?……”简先生被训得面红耳赤,却又不禁会心微笑了。微笑中,简先生应该已经领悟到“屠城”记载的不尽不实了吧?

  在蓑衣渡,简先生采访当地父老,他们无不异口同声言说当年太平军在此地军纪甚好,公买公卖,即使蓑衣渡之战后自东岸离去,也丝毫没有扰民。从这里,我们也能看出,江忠源在蓑衣渡的胜利是就是一个吹出来的神话。

  按照清朝公布的斩首数字,太平军在广西湖南境内都不知道要全军覆没多少次了。

  不要看广告,更要看疗效。如果看广告湘军将领里到处都是亚历山大大帝、拿破仑大帝。但如果看作战时效,它们的效率和侵华的鬼子差了十万八千里。

  转一段文字:冯云山究竟是否在蓑衣渡战死?1942年,史学家简又文曾到全州城内外及蓑衣渡采访,认为冯云山先在全州城外受伤:“然据吾人采访所得,则地方人士交口传言,金谓当时致祸之由,实因城上守军先开炮轰中南王冯云山,于是惹起大祸”,在全州攻占后,南王实已负伤,而后行至蓑衣渡,与清军鏖战,“在危急中,南王亦被舁上岸,”“舁至东岸,竟一瞑不起,先作国殇矣”(《太平天国广西首义史》)。简又文称其说采自故老目睹,“故全州几位深识掌故者(如新《全县志》主编王竹斋先生等)均相信南王先在全州城外受炮伤而后在蓑衣渡去世。”并称当时所谓在蓑衣渡牺牲事,因全州官员均“殉节,无一人留下报功”,“在当时戎马仓皇真相不明之际,也许就连江忠源本人亦未知道南王先在全州城中炮受伤,而确信是在蓑衣渡被已之伏军所轰毙。”简又文认为经过就地调查,致使90年沉积的模糊史案,足可真相大白了。罗尔纲亦表示赞同他的看法。建国后,广西史学界对蓑衣渡战事作了调查,提出当时发生战争的地点,不是在水波平静的蓑衣渡,而是在江狭地险的水塘湾,此地在蓑衣渡北面三里许,江忠源团练就埋伏在附近狮子山一带。广西师院历史系的《金田起义》说冯云山率后军,在全州城北“经过柳山尾时,盘踞在城内西北角凤凰山上的清军,突然向太平军打炮,冯云山中弹负伤”。太平军在水塘湾中伏后,“南王冯云山带伤协同天王指挥战斗,在蓑衣渡北边的泻母岭上架炮轰击敌人”,“南王冯云山伤势恶化,不幸壮烈牺牲。”据调查,当地群众传述了冯云山牺牲详情:“太平军破全州城后,向湖南进军是走水路的。当时水塘湾西岸驻有清兵,清兵用大木桩栏河。太平军的东西多是用船来运,共有几百只船,都是装得满满的。到蓑衣渡时,被官兵放炮把船打破了,走不过去,便丢了船。南王上岸带队与清兵打仗,打了半天,在水塘湾受伤死了。”(《太平天国在广西调查资料汇编》)近年出版的《中国近代史知识手册》(中华书局版),《中国近代史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版)和田原的《洪秀全传》均从此说。冯云山死事,距今不过130余年,却有各种说法,最后的定论,还有待继续深入的考察和确证

  这句话太贴切了,把太平天国换成南明史也是同时成立。而且在现在遭遇了差不多同样的遭遇

  其实,塞尚阿在咸丰二年四月二十三日、邹鸣鹤四月二十四日的奏报中写的很清楚,清军是在蓑衣渡伏击,但修建工事阻止太平军航线的地点,则是在三里外的水塘湾。因为水塘湾水势比较浅,能够打桩,蓑衣渡水深,不具备这个条件。90年后,简又文在非涨水期去蓑衣渡,说蓑衣渡水面宽100米左右,所以,蓑衣渡之战时的江面应该更宽。如果在蓑衣渡砍树扔江水里只能被水带走,不可能阻挡船只前进的。

  塞尚阿和邹鸣鹤的奏报都告诉皇帝,和春在蓑衣渡杀死了二百多太平军,烧毁一艘船,砍了八个人头。

  赛与邹的奏报根据和春的禀报写的,如果蓑衣渡真是一场大胜,原始记载不会这么草率。

  塞尚阿五月初四又写了第二封奏报,还是根据和春的禀报写的,补充了蓑衣渡之战的功劳,萧朝贵死了,挖出了红绸包裹的尸体,冯云山罗大纲都被炮弹打入了要害。

  其实,我写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考虑到和春掠了江忠源的美,但根据前后的史料分析应该不会。第一,和春只是常规性的吹了吹蓑衣渡,从最初的记载看,清军不算胜利。第二,和春和江忠源的关系一直不错,江忠源临死前还盼着和春来救他的。

  蓑衣渡是湘江上的一个渡口,在全州州城东北,行陆路才十里,行水路则有十二里。过蓑衣渡五十里,即可经黄沙河水路进入湖南。蓑衣渡口大树参天,无数灌木错落其间,东岸重山叠嶂,仅有羊肠小道通行;西岸有沙滩突出河面,河床极为狭窄,兼之湘水在此急转向东,因此水不深,水流却甚是湍急,行船十分危险,更是兵家必争之地。

  太平军如能偷越蓑衣渡,就会立刻进入湖南境内,江忠源自然要竭力阻止兵火在家乡蔓延。江忠源先向上级提供其精心设计的歼灭战计划,被清军统帅部认为不切合实际而遭到拒绝。清军与太平军血战年余,损兵折将,心里早把太平军当成不可战胜的敌人,对于太平军向湖南的挺进,不过尽人事听天命,消极应付差使,完全不信江忠源可以主动出击,一举全歼太平军。

  江忠源亲自到蓑衣渡查探地形,发现时已值初夏,江水暴涨,水势更见湍急,伏击极易成功,一时间心雄万丈,决定甩开清军自己单干。江忠源自永安告病回家,已将其统率的楚勇扩充至八百人,加上听其调唤的刘长佑军,约有千余兵力。楚勇经江忠源调教,技艺精熟、奋勇敢战,虽仅千人,隐隐有数万人之功。江忠源将蓑衣渡沿岸大树伐倒堵塞江流,赶制大量木桩钉入河底,阻断蓑衣渡水路,又将楚勇尽伏于西岸。江忠源兵力甚少,无法顾及东岸,请兵于和春,不许。江忠源心知诸将皆不敢孤军悬于东岸,挡太平军兵锋,于是改请求调拨数百兵勇,由自己统率驻扎东岸,西岸楚勇交弟江忠濬统率,和春等人也不许。江忠源又期待猛将张国梁赶到设防东岸,张国梁军却迟迟不至,万般无奈,江忠源只得专心在西岸伏击。

  冯云山先其大军查探沿途地形,也发现蓑衣渡附近江流湍急,两岸树木参天,容易被清军伏击,提议步兵于湘水两岸先行开道,其余部队、家眷和辎重则装在舟船内跟进。洪秀全否决了冯云山的提议,认为步兵先行太耗费时间,会延误攻打长沙,决定全军都乘船顺湘水而下。将所有的部队装进没有自卫能力的民船运输,没有岸基步兵和战船的保护,遇到敌人袭击无异于自杀,洪秀全的这项作战方针和二战时苏联人把坦克装在火车上坐待德国人的炮火轰炸一样愚蠢。

  咸丰二年四月十八,太平军全军万余人,乘数百条船到达蓑衣渡,被江忠源设下的大树、木桩阻住去路。未及登岸,江忠源督楚勇以火炮袭击船队,炮子、火箭如雨纷下,船队大乱,进又不能,退又不得,自相撞击,沉没、被焚不少,将士溺死、烧死、轰死无数。洪秀全急令步兵登西岸还击,被楚勇一路赶杀,重又压回江中。激战间,先已在全州受伤的南王冯云山又中楚勇一炮,魂归天堂。楚勇阻击太平军长达两昼夜,太平军中最精锐的部队数千人被歼,辎重粮草全部丧失。江忠源在西岸酣战二日,清军竟无一人赶到增援,东岸空无一人,太平军残部得以从东岸撤退,逃脱全军覆没的命运。

  蓑衣渡大战 ,江忠源以楚勇千人敌太平天国全国之兵,夺船三百艘,太平军军中精锐,来自广西最早的老兄弟,大部被杀。如果江忠源手里有更多的兵,或者和春肯从江忠源计,在东岸也设一伏兵,太平军将全军覆没。太平军本意过蓑衣渡攻打长沙,其时长沙守备空虚,如太平军万人及时杀到,清军势必救援不及,长沙必为太平军所破。故湘军诸统帅均以江忠源“蓑衣渡一战为保全湖南首功”。蓑衣渡一战,是清廷战胜太平天国,苟延残喘的关键之战,“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如无蓑衣渡之战,长沙陷落,湖南尽入太平军之手,丁忧的曾国藩必不能回乡募勇甚至会为太平军所俘,曾、胡、左、李诸中兴名臣永无出头之日,历史上将不再有湘军这一支武装。太平天国尽收湖南精兵,顺江而下,国无大将,清朝必亡。湘军统帅叙战功,有“润克鄂省,迪克九江,沅克安庆,少泉克苏州,季高克杭州”,曾国荃再克金陵之说,而江忠源保全湖南,于清廷存亡,其功犹在其上。

  “忠源先据桥头,堵其西窜新宁之陆路;并钉塞河边,断其北窜零陵之水路。请于河东扎营,以为合力进剿之计。时乌都护因伤不起,向军门卧病未来,诸将无所统记,互相推诿。贼来从河东小路窜楚,鏖战两昼夜,夺获贼船三百余只,贼之精悍若无几矣。”

  江忠源因以当事人身份,自是对老上司向荣、和春等人推诿避战的情状百般回护,湘军其他将领就没这么客气了。左宗棠在《江忠烈公行状》中如此描述这场惊天大战:

  “公令所部于全州下游蓑衣渡伐木作堰,连营西岸力扼之。贼觉来斗,以悍贼护船,更番蝶进,鏖战两昼夜,贼渠冯云山中炮死,悍贼毙者数千,辎重尽丧。公急请统领联营东岸,断贼旁窜,统领犹豫未决,贼果弃船由东岸走道州。”

  因和春等拒绝设防东岸,江忠源未获全功,太平军得脱大难,左宗棠对和春等人的责难,于一“果”字尽出。但若当时江忠源一举擒获洪、杨,左文襄公大概一辈子只是个不第举子,再也无用武之地矣。

  历史学家简又文评蓑衣渡为太平军失败之起点,理由有三:南王殉国,精锐俱歼,长沙保全。首先,冯云山殉国,太平天国失去了唯一一位政治家,杨秀清是军事统帅,石达开等人只是寻常战将,冯云山一死,太平天国在政治上永远处于一个幼稚的水平而无所改进,其在宗教建设、地方政权建设和外交策略等方面均处于一个蛮干而不知策略的低级形态,处处落在曾国藩等人下风;冯云山之死,更使得杨秀清和洪秀全的矛盾难以调和,最终导致天京变乱。冯云山之死,实关大局。

  其次,太平天国精锐,金田团营的骨干在蓑衣渡一战遭到毁灭性打击,不得不在湘南大量补充以天地会部队和其他流民,纪律渐弛,战斗力趋弱,导致太平天国最终失败。简又文先生这个说法遭到许多人的批驳,最有力的批驳来自崔之清先生。崔之清先生认为,湘南补充的部队,战斗力依然很强,纪律也未松弛,湘南的部队在其后的战争中依然战果辉煌。滥收部队应发生在李秀成、陈玉成时代,与蓑衣渡会战无干。崔之清先生论据确凿,但笔者仍以简又文先生的意见为是。湘南补充的部队,由于杨秀清严格约束,纪律确实没有太多的松懈,但湘南的部队均非拜上帝教忠实信徒,极容易产生动摇,骁勇善战却经不起考验。天京变乱后石达开率湘南招收的精锐出走,这些曾经的虎狼之师由于前途不明朗而丧失斗志,一夜之间变成连清军杂牌都打不过的弱旅。湘南之兵,能巧战而不能浪战,因为缺乏信仰,局势恶化则斗志全无。如永安围城,遭敌四倍围攻而士气不减的战例绝不可能发生在湘南兵身上。

  最后,太平军因蓑衣渡之败,未能攻取长沙,对其后的战略产生极恶劣的影响,而对于清廷,则是一个巨大的转机。江忠源的楚勇千人,造就清廷首相赛尚阿所督四万大军不可企及的辉煌,为湘省子弟兵打出了名声,再加上湖南经世派书生们一定程度上刻意的吹嘘,成为湖南经世派发迹的起点。这给了朝野上下,尤其是湖南的经世派士人一个启示:既然旧有的兵已糜烂而不堪用,不如打破陈规,另立新军,建立由经世派士人掌握的新式武装。正是蓑衣渡大战,鼓励了曾国藩等人编练湘军,也正是蓑衣渡大战,使得清廷放手湖南士人组建武装,经世派全面辉煌的时期来临。

  冯云山的牺牲是太平天国的巨大损失,特别是后来的天京事变,让人们非常怀念这位才智过人,谦虚忠诚的革命领袖。多数人认为如果有他在,必定可以调和诸王之间的矛盾,确保内讧不会发生。但这毕竟是主观假设,冯云山的存在确实有利于领导层的团结,对杨秀清来说也是一大制衡。但谁能保证其他诸王一定会听从南王的劝解,谁又能保证南王就一定能够经得起胜利的考验呢?黄巢,李自成的起义队伍里不乏冯云山那样的知识分子,但是并不能够扭转整个政权的衰落,李岩的悲剧就是个明证。韩K:FC首尔被过分示弱!客场痛击浦项制铁香港马会红叶高手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曾国藩与江忠源:一位“国家副 曾国藩为何对江忠源见死不救? 曾国藩成功秘诀:拥有天下最好 江忠源领导的楚勇为什么能成为 晚清名将 湘军鼻祖江忠源简介
关于我们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投诉与建议 | 客户调查 | 会议接待 | 火车票查询 | 服务中心 | 推广中心
华正航空主营:机票,飞机票,特价机票,打折机票,深圳机票,深圳特价机票,机票预订,机票查询,酒店预订,特价酒店,出国签证,旅游线路查询。
24小时服务热线4006-888-999755-33333777服务监督电话:13808855476
小山羊心水论坛| 香港挂牌高手论坛网址| 神算子高手心水论坛网址| 王中王摇钱树3码网站| 12生肖6合彩号码表图| 香港特区白小姐彩图库| 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官网| 四不象一肖中特图片| 88熊出没| 九龙图库开奖结果直播|